陕西大型综合性门户网站 | 服务热线:029-87426369
当前位置:首页 > 娱乐 >
《老中医》剧情简介
日期:2019-03-13 17:16:46      字号: T | T

  第1集
 
  民国时期,一个雨夜,上海某大户人家病重的秦老爷在服了孟河医派翁泉海的药后,突然死亡。秦家人将翁泉海告上法庭,翁泉海坚称:诊断无误、用药无误。翁父携翁泉海的两个女儿和葆秀来上海投奔,得知翁泉海摊上官司,到狱中探望,见翁泉海正心无旁骛地给同监的人诊病,心下有数。葆秀温婉贤淑,悉心照顾翁家老小。为查明秦仲山死因,她乔装到秦家做了佣人,得知给秦老爷看病的还有赵闵堂。赵闵堂中西医兼修,却家有悍妇。他曾和精通刺血疗法的吴雪初一同给秦仲山看病。
 
  第2集
 
  翁父假装身体不适,分别找赵闵堂和吴雪初诊病,拿到二人字迹,连同药方一同交到警局,预作笔迹鉴定。赵闵堂和吴雪初得知后急想对策。法庭上,翁的辩护律师提出秦老爷有服用多人药方的可能,但证据被公安局离奇弄丢了。赵闵堂上门找葆秀,劝翁家退一步不再追究,保证让翁泉海出狱;又去找秦太太,让她向法庭承认秦仲山是生前患有心病,不是药物致死。两下斡旋后,法庭宣判,翁泉海无罪,翁泉海大声为逝者喊冤。
 
  第3集
 
  赵闵堂的诊所受官司的流言连累,门庭冷淡,他想出个限号医病的法子,受到病人嘲讽。高小朴多处拜师学医,因铃医身份和太爱卖弄,多次遭到拒绝。终被陆大夫收做学徒。翁泉海外出行医被冷雨浇病,幸遇好心人老沙救助,两人结下友情。提到孟河,老沙若有所思。上海滩出了一个疑难杂症----孕妇死胎不能排出,很多中医束手无策,专攻妇科的赵闵堂得知后技痒,被吴雪初劝阻。翁泉海主动上门医治,家属听说是沾了死人官司的翁泉海,将他撵走。
 
  第4集
 
  翁泉海看到报纸宣传,主动来到赵闵堂诊所,请教孕妇症状及赵闵堂开具的药方,被赵闵堂拒绝。孕妇死胎并未如期打下,赵闵堂找各种借口替自己开托。吴雪初让他拖到患妇找西医。翁泉海再次到赵家询问孕妇情况,赵闵堂顺势将这个缠人的病例甩给翁泉海。翁泉海上门诊治,孕妇家属仍无情拒绝。葆秀当着家属的面亲自试药,感动家属,但孕妇吃了药却出了危险,面临手术;翁泉海再次调整药方,死胎终于成功排出。
 
  第5集
 
  已拜陆大夫为师的高小朴,因为让他去抓一味急用的药却半天不归,惹怒陆大夫,被逐出师门。原来高小朴是回家给瘫痪的娘送水去了。高小朴娘俩继续铃医生涯,有人告诉他赵闵堂能医好他娘的腿病。小朴背着娘上门求医。小朴娘用药有效,小朴上门求药方不得,密约出赵闵堂的徒弟小龙,想套出给他娘治腿病的秘方,小龙被小朴的三寸不烂之舌说的心动,却被赵闵堂抓了个现形。
 
  第6集
 
  翁泉海被神秘人带着,蒙着眼坐车兜圈儿,来到守卫森严的深宅大院,给一个幔帐里伸出手的人切了脉。患者没什么大碍,旁边围观的一大群人表情各异。翁泉海被安全送了回来,家人松了口气。不久神秘人又来请翁泉海出诊,翁拒绝。神秘人竟然以民族大义为理由,恳请翁泉海再次出诊。此次脉象与上次大相径庭,一次生脉、一次死脉,非常蹊跷。翁泉海有些为自家人担忧,葆秀却一直宽慰他。
 
  第7集
 
  小朴给赵闵堂想了一出“神龟治病”的点子,一时患者盈门。小朴又提出卖神龟,赵闵堂认为自己是名门正派,拒绝了。神秘人送来一封信,又请翁泉海出诊。依信件指引,翁泉海被带到一片树林中,一伙黑衣人用金钱和家人诱逼翁泉海给高官看病时炸死他,被神秘人乱枪打跑。枪声惊动了泉海堂的人,葆秀心急如焚。翁泉海第三次到高官家,当场诊断患者已死,三个儿子闻听立刻争斗起来,各自原形毕露。
 
  第8集
 
  赵闵堂和患者强辞夺理,患者们找到翁泉海,希望他能给大家评评理。翁泉海来到赵闵堂诊所,提醒他应谨遵医理医道,不能旁门左道,赵闵堂气得扔了乌龟。高小朴怂恿赵闵堂去给一位温先生诊病,诊治不顺,遭到温先生掏枪威胁,小朴侥幸脱困,赵闵堂被关起来,晕了过去。翁泉海在面馆里偶遇一女子咳得厉害,随口开个食疗方子,女子道谢后离开。翁父来到上海,张罗翁泉海和葆秀成亲,好早日抱孙子。翁泉海被迫成亲,却无意圆房,葆秀有些失望。
 
  第9集
 
  温家人又重金请翁泉海出诊,翁不为所动。温先生亲自上泉海堂看病,翁泉海通过望诊判断温先生脖子后面长了东西,温不让看。因曾饱受庸医之苦,温先生怀疑大夫。翁大夫诊治温先生后脖子上长的肉包并不难治,外敷一服药即好。温先生放了其它中医。翁泉海要和葆秀分居,葆秀难过。过年了,全家人其乐融融,翁泉海给亡妻烧了封信,心中悲凉。患者范先生在翁大夫处开了药方后,图便宜在药贩手里买的药材,治疗效果不好,要翁泉海退诊费。
 
  第10集
 
  诊所里来了个狂症患者乔大川,曾是职业刽子手,总觉得鬼怪缠身,还在医治时突然发狂险些勒死赵闵堂。范先生病好后请翁泉海吃饭,同时邀了昆曲名角岳小婉,刚好是那天咳嗽的女子,用了翁泉海的方子已痊愈,她向翁泉海致谢,俩人一见如故。翁泉海酒后回家弹起多年不碰的古琴,葆秀心下疑惑。乔大川又来到赵闵堂的诊所,觉得只有在这里才心安,赵偷偷溜回了家,乔大川找到家里,声称病好,要表示感谢,结果没聊几句突然拎出刀又发起狂来,吓得赵闵堂两口子魂飞魄散,不得安生。
 
  第11集
 
  乔大川用药后无效,拿着刀找到翁泉海的诊所,斧子差点失手砍了他。乔大川屡次来到诊所闹事,老沙说坏人得罪不得。翁泉海让葆秀带着孩子走,葆秀不干。又一次还声称绑了翁泉海的女儿。老沙来了,三言两语解开了乔大川的心结,救了孩子。高小朴乔装来到彭老板的药店,计划空手套白狼。又使出三环连套的计策,六成成交。西药厂洋人突然翻脸不认账,说药不想卖了。原来是翻译搞的鬼。高小朴连蒙带吓,搞到100箱货,又跟洋人喝一顿大酒,使洋人终于折服,但赚来的钱却让师傅独吞。
 
  第12集
 
  翁泉海在公开讲堂中,讲了一些古医方中的谬误,翁父出来驳斥,称要尊崇圣贤。听讲堂的女学生小铜锣天生大嗓门,很崇拜翁泉海,跟着翁大夫到泉海堂观摩学习,现场唱方清晰响亮,翁泉海很满意。高小朴劝赵闵堂开个讲堂,赵闵堂的免费讲堂,内容哗众取宠。翁泉海的讲堂,更加实实在在,俩人像打擂台。斧子到赵的讲堂前磨斧子,弄得赵闵堂心神大乱、无法讲课。赵闵堂到翁泉海家兴师问罪,翁劝斧子以德服人,斧子不服,翁泉海要撵斧子走,葆秀、翁父都给他说情。
 
  第13集
 
  翁泉海请赵闵堂一起开讲堂,意在博采众长,取长补短。赵大夫坚持在自己的诊所讲,翁泉海并不介意。有人来诊所重金预约出诊,赵闵堂不在,小龙谨遵师训没有接诊。小朴打听是腿病,偷偷接了诊金。赵闵堂出了诊,发现治不了,患者 家属不依不饶。翁泉海接了封信,为救人急病,半夜出诊。患者原来是昆曲名角岳小婉,已遍体鳞伤。翁泉海只说病可医,不问事。煎了药让小铜锣送去,久久未归,来了去迎,也一去不回。
 
  第14集
 
  高小朴给小龙灌酒,套悬丝诊脉的绝技,知道是用托儿搞的骗局,有些失望。赵闵堂悬丝诊脉上了报纸,心里得意。患者家属上门,说赵闵堂的药方差点治死了人,赵狡辩,家属告到了中医学会。赵大夫托人请翁泉海在学会上为自己美言几句。药方论证会上,翁泉海的话很公道,齐会长保证会集各家中医之力救治患者。会后,翁泉海提醒赵闵堂要厚德精术,可赵闵堂还是不服气。
 
  第15集
 
  临近矿场发生霍乱疫情,翁泉海主动前去诊治。翁泉海看到矿工们死伤惨重,经调查发现是药量不足,但矿场的中医和管事都不理睬他。矿上每天都有人死亡,翁泉海心急如焚。为了救人,他自己支起大锅煎药,免费派送。但是在管事的淫威之下,除了濒死的矿工外无人敢服用。几个矿工吃了翁泉海的汤药后反倒病情加重,翁泉海发现矿上药房一味藿香梗是假的,老沙分析这是一群人在谋利,怕势单力薄斗不过。翁大夫让伙计从上海购进药材。
 
  第16集
 
  矿上的利益团伙担心翁泉海坏事,派人监视,偷走了真藿香梗,还向警察举报,结果矿上药房卖假药材的内幕反被揭开。翁泉海治好矿工的病,回程时被匪徒拦截,要砍翁大夫三根手指,危难之际矿工兄弟们赶来,大家转危为安。矿场利益团伙赔了钱,想要伺机报复。  来了、泉子、小铜锣、斧头正式拜翁泉海为师,翁泉海嘱咐他们要团结,为医者无愧天下真心。
 
  第17集
 
  1929年2月,国民政府卫生部发布《废止旧医议决案》讨论稿,中医传承发展到了最危险的时候,上海中医们一致推举有胆识的翁泉海振臂一呼,带领中医界团结抗争。翁泉海在抗议大会上慷慨陈词,响应热烈。上海中医界要派代表去国民政府请愿,翁泉海邀请赵闵堂同去,赵称病推辞,又心痒难耐。翁泉海写了请愿书,拟分别提交南京政府和卫生部。此去请愿前途未卜,代表们都交待好身后事,赵闵堂听了心里直打鼓。
 
  第18集
 
  赵闵堂心神不定,谎称眼病想逃回家去,还假装失声。翁泉海亲自看护他。半夜,翁泉海和他聊天说了不少感谢的话,又突然吓唬他,赵闵堂假装失声露馅了。国民政府同意保留中医中药,请愿活动成功了。请愿小组平安返回上海,葆秀和老沙也同车偷偷返回。在记者面前,赵闵堂口若悬河,回头报纸上却没怎么写他。回到家,赵夫人质问赵闵堂私藏药款的事儿,赵闵堂吓得爬上房顶,后又被五花大绑,一古脑交待了。赵闵堂气急败坏。
 
  第19集
 
  赵闵堂心神不定,谎称眼病想逃回家去,还假装失声。翁泉海亲自看护他。半夜,翁泉海和他聊天说了不少感谢的话,又突然吓唬他,赵闵堂假装失声露馅了。国民政府同意保留中医中药,请愿活动成功了。请愿小组平安返回上海,葆秀和老沙也同车偷偷返回。在记者面前,赵闵堂口若悬河,回头报纸上却没怎么写他。回到家,赵夫人质问赵闵堂私藏药款的事儿,赵闵堂吓得爬上房顶,后又被五花大绑,一古脑交待了。赵闵堂气急败坏。
 
  第20集
 
  岳小婉说想学中医,话题一转说感觉翁泉海和妻子间有隔阂,翁泉海若有所思。翁泉海约葆秀出来散步,提出让葆秀再走一步,不耽误她,葆秀说已经和这个家分不开了,如果有别人想插上一腿,就敲断它。葆秀赌气回了老家,翁父责怪翁泉海,翁说两个人不合适。小朴和母亲聊天,感叹翁泉海哪儿都强过自己师父。赵闵堂想争副会长的职务。
 
  第21集
 
  小朴坚持向赵闵堂要回自己的钱,不惜解除师徒关系,当知道赵闵堂把钱搞没了,小朴恨恨离开,师徒反目。小朴娘宽慰他,让他做顶天立地的人。小朴要自己开诊所,娘高兴。 葆秀要还小婉的人情,翁泉海坦率两个人关系是干净的,领了葆秀回家。高小朴开了间小诊所—朴诚堂,有拾荒的老人看病,小朴不收诊费。为了独立,葆秀自己也开间小诊所——秀春堂。
 
  第22集
 
  来了奉师父之命给师母送吃的,葆秀拒绝。晓杰晓嵘去求妈妈回家,发现葆秀晕倒了,翁泉海诊治葆秀是饿晕的,连忙给她下面条吃,倔强的葆秀没吃就走了。男患者连续领三个女人看病,小朴以为他是妓院的不给治,男人凶相毕露。原来男子是警察局的,自己干尽坏事,想要升官怕竞争对手抓住把柄,才找无名的小朴医治,威胁他如走漏风声就要命。
 
  第23集
 
  恶人上门,用枪威胁翁泉海,藏在一边的小朴和晓嵘紧张得不行。翁泉海说自己只是大夫,坏警察悻悻走了。翁泉海让高小朴和老娘远走高飞,小朴深深地给翁泉海叩了一个头。晓嵘一边深情地目送。小朴和娘商量等这阵邪风过去再回上海,拜翁泉海为师。坏警察倒台,高小朴趁着大雨天背起娘来到诊所,要当面感谢翁大夫,还要拜师,翁泉海说家里人手够了。
 
  第24集
 
  日本人在上海开了一家西医院,邀请上海医界代表吃饭。浦田医生瞧不起中医,向翁泉海发起挑战。赵闵堂说,这场比赛,翁泉海是把三山五岳都背在了肩上。中西医擂台赛如期举行,诊治伤寒病,浦田接诊日本人,翁泉海接诊英国人,期限20天。日本在上海秘密机构告诉浦田,为了赢可以不择手段。擂台诊开始,西医打着点滴,中药汤苦口难咽。治疗初期,英国患者的症状一直反复,而日本患者已能吃能喝。
 
  第25集
 
  翁泉海去探望伤了脚的赵闵堂,当面致谢,还送上骨伤方。翁泉海接葆秀回家。葆秀提示翁泉海,晓嵘和小朴的关系挺深。翁泉海告诉晓嵘,婚姻得讲门当户对翁泉海找岳小婉,邀请几个西医授课,博采中西医所长,为患者造福。翁泉海观摩西医手术,岳小婉当翻译,流利精准。两人吃饭,小婉在翁泉海脸上捡面包屑的镜头被人偷拍。有人拿着岳小婉和翁泉海亲密照片分别向两人敲诈,两人都说愿意自己一力承担,想办法筹钱。
 
  第26集
 
  葆秀心里不舒坦,在烟馆抽起了鸦片,翁泉海强制葆秀戒烟,不惜跪下求她,葆秀同意戒烟。泉海堂来了个貌似中毒的患者,可找不到毒源,无法施治。小朴机灵地刨根问底,找到毒源。吴雪初接治一个女患者,用刺血疗法施治后引起大出血,家属拿着鸡蛋砸招牌,吴用钱堵嘴。翁泉海临出门前收高小朴为徒。师父不在家,有患者上门,小朴自作主张坐到翁大夫的位置接诊。
 
  第27集
 
  翁泉海路遇一个晕倒的患者,背到诊所。患者得的是头痛病,痛起来自己撞墙。为求治头痛医方,翁泉海去了南京。晓嵘突发急病,葆秀治不了,高小朴说可以针刺治疗,但要晓嵘脱掉衣服。行针后,晓嵘脱离危险。吴雪初被患者告下狱,翁泉海联合中医会申诉,将他救出来。吴大夫摘掉墙上与权贵们的合影。在晓嵘逼问下,小朴说了给她治病的事儿,晓嵘羞臊得没脸见人。
 
  第28集
 
  对晓嵘的感情,小朴说自己不该有非份之想。赵闵堂替小朴上门说情,被翁泉海赶了出去。小朴和晓嵘商量私奔,答应一辈子照顾她。夜里,两人叩别家门,翁泉海走了出来。小朴承诺绝不贪图师父的名望和家业,自己闯出一片天。翁泉海让他戒酒,小朴痛快地答应。浦田先生来拜访翁泉海,提议要合作开医院,翁泉海婉言谢绝。
 
  第29集
 
  新开张的国医馆患者云集,常有人在门口叩头致谢、送匾。赵闵堂来看热闹,拿出本书讲了御皇医的神奇来历,翁泉海不太信。御皇医的诊所影响了泉海堂的患者数量,老沙建议换个大点儿的地方。翁泉海坚持不走,还要跟人家学本事。翁泉海在街上遇见范先生,气色大好,说是御皇医给治好的,用的宫廷秘方,不给开方,只能店内服药。翁父中风失语,翁泉海想用西医治,老爷子不愿意。
 
  第30集
 
  在晓嵘逼问下,小朴说了给她治病的事儿,晓嵘羞臊得没脸见人。葆秀问翁泉海这俩孩子怎么办,翁泉海说先放放。 翁泉海无意发现来了床下铺满了字迹漂亮的“从师集录”,逼问来了到底是谁,原来他是一个败落的中医名门之后,父亲临终前让他隐姓埋名、装愚扮拙投奔翁泉海,翁大夫知道真相还是留下了他。 对晓嵘的感情,小朴说自己不该有非份之想。晓嵘离家出走,小朴在雨夜里狂找。激情之下,晓嵘怀孕了。小朴请求师父成全,翁泉海不能要铃医的血脉。赵闵堂替小朴上门说情,被翁泉海赶了出去。 小朴和晓嵘商量私奔,答应一辈子照顾她。夜里,两人叩别家门,翁泉海走了出来。小朴承诺绝不贪图师父的名望和家业,自己闯出一片天。翁泉海让他戒酒,小朴痛快地答应。
 
  第31集
 
  浦田先生来拜访翁泉海,提议要合作开医院,翁泉海婉言谢绝。 泉海堂对面的店装修豪华,开张这日,贵客盈门,是家自称“御皇医”开的国医堂中医诊所。大家争着看热闹,翁泉海心静如水。 新开张的国医馆患者云集,常有人在门口叩头致谢、送匾。赵闵堂来看热闹,拿出本书讲了御皇医的神奇来历,翁泉海不太信。御皇医的诊所影响了泉海堂的患者数量,老沙建议换个大点儿的地方。翁泉海坚持不走,还要跟人家学本事。 翁泉海在街上遇见范先生,气色大好,说是御皇医给治好的,用的宫廷秘方,不给开方,只能店内服药。 翁父中风失语,翁泉海想用西医治,老爷子不愿意。
 
  第32集
 
  翁泉海见到了真正的御医武齐峰,实是“御皇医”的双胞胎弟弟,已瘫痪在床。他感谢翁泉海清除了中医败类,正本清源。御皇医国医馆被封,范先生终得以安葬。晓杰买香水,遇到一青年男子,风趣聪明还懂医学。翁泉海和高小朴著书立说,不断改进药方,和赵闵堂切磋祖传医方的纰漏,赵大夫怕欺师灭祖,翁泉海恳切希望他能助一臂之力,将秘方扬长避短。翁泉海回到孟河,与家族讨论祖传秘方的修正,3天后,翁泉海通过考验,在祠堂前一番陈词,祖方终被修订。
 
  第33集
 
  来了喜欢晓杰,愿意帮他做任何事,包括整治惹他生气的香水男。结果吓唬人的鞭炮一响,香水男反倒怕晓杰受伤,用身体护住了她,晓杰心动。翁泉海找老沙商量,看以后谁来接班,却并不倾向女婿高小朴。翁泉海六十大寿,请了个戏班子,大家正热闹的时候,葆秀一个人默默地离开了家。葆秀离家出走,翁泉海心里空落落的,老沙宽解。病好后的岳小婉上门道歉,说葆秀当是误会她了。翁大夫给她写了最后一剂药方和一封告别的信。翁泉海和老沙点评自己几个徒弟,看谁适合扛翁家的大旗,都不十分如意。
 
  第34集
 
  翁泉海暗访诊所,看到药箱中砒霜瓶子有点点洒落,生了猜忌,吃饭、喝水、喝药时都各种提防试探小朴,时不时还称砒霜的重量。翁泉海来到诊所,当着小朴面说,药箱锁吼有磨痕,砒霜七天内每天少三分,是小朴想要无声无息害他,贪图他的名望和财产。翁泉海列了小朴七条罪状,晓嵘说小朴被冤枉了,要化验药,小朴同意。化验结果药里真有砒霜,小朴要查。翁泉海因为小朴的铃医出身,坚信是小朴要害他,要赶走小朴,晓嵘说要和小朴一起走,翁泉海伤心。
 
  第35集
 
  晓杰带赵少博来拜见父亲,翁泉海看是个油头粉面的小伙子,得知小伙子学西医留洋的经历,还是赵闵堂的儿子,心里不大乐意。赵闵堂碍着面子,不想主动提亲。少博和晓杰一齐跪下,求两个爸爸成全,来了看见愣了。赵少博失踪了,赵闵堂和翁泉海都很焦急。警察将他们接到停尸房认尸,结果赵少博真的死了,身中十三刀。高小朴被两个便衣警察抓走,被怀疑是杀害赵少博的凶手,而且有证人证言。翁泉海认为高小朴是为了图翁家的财产,怕赵少搏娶了晓杰后接班而起的杀心。
 
  第36集
 
  赵闵堂拿钱让证人穆小六再做个伪证,穆小六见钱眼开。来了找翁泉海借钱,翁什么也没问就借给他了。穆小六被警察从大烟馆带走,翻出身上的钱都有记号。翁泉海深夜找到来了,告诉他原打算选他做翁家传人。但是医者德为先,杀人真凶、嫁祸于人,罪该万死。来了的黑底被揭开,露馅的是证人穆小六和做了记号的钱。来了承认杀了赵少博并嫁祸高小朴,目的是翁的家业和传人。
 
  第37集
 
  中国远征军缅甸战场很多军人腹泻,救治无方,慕名到上海请翁泉海给配药解燃眉之急,翁大夫答应。齐会长被害,浦田把中医协会的人圈到一起,逼大家马上选出会长,来了为虎作伥。吴雪初邀翁泉海单独说话,检讨自己追名逐利、为名所累的一生,羡慕翁泉海一身骨气,愤而自杀。翁泉海自请当会长,想要干出一件惊天动地的事儿来。浦田勒令三日内开具药方,并把中医们圈禁在日中汉方研究所,中医们但有反抗即被杀害。
(责任编辑:和谐陕西网)
    
和谐陕西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   
  1.凡本网注明“稿件来源:和谐陕西网(www.hexieshaanxi.com)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本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稿件来源:和谐陕西网”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  2.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和谐陕西网www.hexieshaanxi.com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  3.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电话:029-87426369
 
求是论坛 精评妙论
网上民声 和谐论坛
地方 · 纵横   加盟>>

友情链接

合作伙伴

网站地址:西安市碑林区建国路102号机床大厦5层 
邮政编码:710001 客服热线:029-87426369 电子邮箱:hxsx001@sina.com
信息产业部备案号:陕ICP备08001815号-1 网络经营许可证号:610000100138977
西安市网监备案号:XA12911 西安市网信办备案号:市网信办[2014]2号
技术支持:陕西万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西安恺翼网络科技有限公司
本网法律顾问:陕西法正平安律师事务所张平安主任律师
和谐陕西网——讲述陕西故事、传播陕西声音、展现陕西形象的重要平台

扫描一下二维码关注和谐陕西网
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
陕公网安备61010402000051号